田震:真爱陪她共抗病,男友的爱温暖我一生,56岁没孩子也幸福

《闪光的乐队》张楚和2美女组乐队,杨坤扮杨丞琳父亲,嫁女感动全场

《闪光的乐队》张楚和2美女组乐队,杨坤扮杨丞琳父亲,嫁女感动全场,张楚,杨坤,杨丞琳,乐队,闪光的乐队

她是一个勇于表达自我的人。 在70后歌迷的心中,她在乐坛大姐大的地位不容动摇。 1966年,田震出生在北京。 父母都曾是军人,转业后的工作都在北京。 由于还有三个哥哥,幼时的她被送到了姑姑家里。 在姑姑身边,乡下的蓝天白云和原野上的绿意盎然,都印在了她的脑海深处。 那种无忧无虑的农村生活,让她的个性也慢慢变得自由和自我。 她喜欢这样的日子,而且潜意识里把姑姑当作了妈妈。 年龄的增大,家里要接她回去念书。 繁华的北京城,曾一度带给儿时的田震最大的新鲜感。 不过当她作为三年级的小学生, 坐在满是同伴的教室里时,浑身上下的不自在感就显露出来了。 太约束了,每天要在教室里坐很久。 放学回家,也不能像以前在乡下那样到处跑。 哪怕是回到家里,活动和玩耍的范围,也仅限于屋子里。 最多是在家的周围玩一下,稍微一走远,不但家里人害怕,自己心里也害怕。 说实话,她不喜欢这种被束缚的生活。 事事处处,家里人都要告诉她,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应该怎么去做。 一时难以适应,她身上还保留着在姑姑家里的很多习惯。 于是在背地里,几个哥哥都说她是个野丫头。 她才不在乎这些,只想自在一些。 父母也只能不断地引导和教育她。 费了好大劲儿,她身上那种散漫的气息,才渐渐平息下来。 心收拢回来,她的学习成绩便上来了。 小学和初中阶段,不用父母督促,她的功课都名列前茅。 高中时,她都考上了著名的北大附中。 原想着她的好成绩会延续下去,可姑姑的猝然离世,让她的心态发生了剧烈转变。 小时候和姑姑在一起生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一时承受不了这样的悲痛。 内心深处久久压抑的散漫气息再次漫溢, 彼时她又正值青春期,这股子叛逆,便犹如火山喷发。 她开始刻意标新立异,一头的长发剪去,换成了板寸。 其后长达十多年的烟龄,估计也是在这期间学会的。 这样子,活脱脱变成了一个问题少女。 父母的话也不听,高考自然而然也没有啥好结果。 母亲拿她没辙,只能靠着自己的脸皮,在自己单位给她找了份活儿干。 那时候的她,整天在家里练习邓丽君的歌。 母亲下班,还没走进家里,准能听到熟悉的练唱声。 她的母亲转业之前,在部队的歌舞团里担任独唱演员,对于唱歌,是有专业认知水平的。 “你呀,还是别练了,根本不合适。”母亲经常这样直来直去地告诉女儿。 但田震不听,本就处在叛逆期,母亲说什么不行,那肯定是偏要对着干。 彼时,邓丽君的歌可谓飘荡在城乡之间的任何角落里。 她日夜练习,自己的歌声已经可以了。 18岁那年,她把自己翻唱录制邓丽君歌的磁带,送给了专业的唱片公司。 她是一个刚成年的姑娘,歌曲还是翻唱的, 人们都会认为她寄过去的磁带,对方连听都不听的。 不过幸运的是,中国录音录像总公司的一个编辑,不但听了,而且还觉得好。 这位音乐编辑立刻把田震找来,告诉她要给她出专辑。 幸福来得太突然,田震自己都想不到第一次尝试就如此顺利。 彼时,国内唱片市场处于野蛮发展状态,只要嗓音可以,随便翻唱录制磁带都能赚钱。 这位音乐编辑也没打算给她找原创歌曲,就让她翻唱邓丽君的歌。 于是,田震首张翻唱的专辑,在她18岁这年发行了。 紧接着,另一家音像公司为她发行了第二张翻唱专辑,这说明她的歌声得到了认可。 19岁的田震,开始跟着一个哈尔滨的民间歌舞团到处演出。 此时的她,还是以翻唱歌曲为主,但已经开始逐步探索自己的风格了。 在圈子里,她的名声在积累、翻涌,只待爆发。 第二年,一首《最后的时刻》,成了她走上歌坛的原唱歌曲。 这首歌的唱出,标志着田震已不再是民间的无名歌手。 随后在1987年,因为和东方歌舞团的一曲合作,她被力邀加入了歌舞团。 无师自通的田震,在专业歌舞团里,也学到了很多理论性的东西。 1988年,她又成为了中国广播艺术团的一员。 但她身上从小就流淌着散漫自由的个性,有单位编制让她感到了约束。 所以三个月后她就选择辞职了。 这一年的田震可谓大火,她先后演唱了《我热恋的故乡》和《黄土高坡》。 两首歌不但广为传播,也在随后成为了她的代表作品。 而且,歌曲描绘的是西北地区一望无际的狂野。 她一个北京出道的歌手,反倒误打误撞,成为了乐坛当年刮起来的西北风的主力唱将。 这或许跟她轻摇滚的风格,以及自由豪迈的个性有一定的内在关联。 彼时,她的演出活动可谓不计其数,北京的首都体育馆,几乎成为了她歌唱的根据地。 不过,就在事业发展一路高歌猛进之时,田震却突然离开北京,奔赴西藏。 外界揣摩不透她这是为了什么,不过这也正好符合她一贯自由的风格。 她在拉萨当地的歌厅里演唱,收入虽然不高,但是却自得其乐。 等到她再次归来,歌迷们听出她的嗓音更加成熟而纯粹了。 随后在1995年,她推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 彼时,她走上歌坛正好10年。 专辑《执着》,打破了销量纪录,超过了90万张。 她成为彼时流行乐坛的最佳女歌手,并在随后加入了张卫宁开办的文化公司。 彼时的她,开演唱会,出国演出,与崔健一并登台。 当媒体问及,有走向海外的打算时,田震对外部的音乐运作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她拿香港举例,在那里宣传,音乐不放在首位,永远是新闻放在首位。 而且她还说起了那英,她说那英在当时借助了王菲,才在外部有了大量的曝光。 那英一直在说着别人的家事,田震觉得,

价值 430 万美元庄园,阿黛尔拍摄的“Easy on Me”视频上市出售

价值 430 万美元庄园,阿黛尔拍摄的“Easy on Me”视频上市出售,阿黛尔,单曲,歌曲,easy

如果让她这么去宣传自己,有点臊得慌。 田震还直言,不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和音乐之外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因此出道十多年后,她从不喜欢也不会借助所谓的绯闻来宣传自己。 或许正是因为她的这种个性,才在2001年的时候,发生了所谓的“摔话筒”风波。 一年一度的流行音乐歌曲榜,会评选出最佳男女歌手,并且会举行颁奖晚会。 2001年的颁奖晚会,是在南京举行的,举办的时间是4月29日晚。 就在即将颁奖的前两天,田震签约公司的老板张卫宁,接到了主办方的电话。 对方告诉张卫宁,田震获得了2000年度最受欢迎女歌手奖, 而且得票量比第二名多出了4000多张。 主办方正式邀请田震,让她去南京参加这场颁奖礼。 时间紧急,田震这边也未曾料到。 因为之前已经计划好,她29日当天有一场演出活动。 于是,张卫宁就跟主办方商量,看能不能让田震不去, 她自己录一段视频,由公司里的人去代为领奖。 主办方表示不行,如果获奖的歌手不到现场,根据协议他们就得赔偿演出方损失。 事情一下子变得棘手起来,张卫宁接下来一直在同主办方交涉。 直到29日中午,田震才最终推掉了当天的演出,公司也把情况告诉了主办方。 主办方还表示,欢迎她来,而且安排了田震的演出节目, 双方甚至在电话里已经商量好了田震的出场次序。 当天,公司给田震一行出席颁奖的人买到了下午五点多的飞机。 飞机六点五十左右到达南京,当晚的典礼是七点半开始,时间来得及。 主办方甚至还建议,田震先在家里化好妆,来了之后就能直接登台了。 于是,当天下午,田震是带妆出发的,她和公司里的一行人在四点五十左右上了飞机。 就在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主办方突然又来电话了。 张卫宁从电话里听到的是,不要他们过去了,而且还说所有的损失他们承担。 原来,田震的这个奖项被突然取消了。 事情发生突然转折,让田震和公司措手不及。 飞机已经关舱起动,空姐也让乘客把手机关了。 所以,不管主办方那边说什么,田震他们肯定是要过去了。 等到田震赶到南京,彼时的主办方甚至还提议,要不再设立一个最受欢迎歌手奖。 先颁奖,然后再制作奖杯。 主办方的一系列骚操作,彻底把田震激怒了。 彼时田震一方认为,为了这个颁奖,都推掉了演出。 都上飞机了,却又突然通知不让去了,这不是放人鸽子嘛。 主办方希望田震不要出现在现场,而田震坚持要去。 不过,主办方后来向外界透露的消息是,他们早早就告知田震奖项没了。 如此一来,田震自然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戏弄。 于是,在临上场之前,她还专门写了一段发言稿。 田震上场后,体育馆里是上万的观众歌迷。 就在她准备说这件事的时候,她的话筒突然被关闭了。 眼瞧着现场一度变得很尴尬,田震要求把自己的话筒打开。 于是主办方不得不把话筒打开,田震于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不过,她的话筒再次被关闭。 田震再次要求他们打开话筒,而现场的观众在了解到一些情况后,也开始声援田震。 于是,主办方只得再把话筒打开。 田震把剩余的话说完,最后表示不会领这个奖。 而后,她把话筒放下,离开了现场。 当天夜里,陪同她前来南京的张卫宁,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 事情立刻引起了巨大的关注,彼时的众多媒体,都站在田震一边, 认为她敢于当众揭开评奖背后的黑幕。 而张卫宁也表示,这次他才是真的认识了田震,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另一方面,因为该奖的主办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下属的单位, 所以事件发生后,传闻说田震的所有歌曲将会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禁播。 不过彼时电台里的一些人进行否认,表示没有禁播她的歌曲。 与此同时,其他电台里依旧在正常播放田震的歌曲。 事件发生后正值当年的五一假期,田震和朋友去了京郊的水库。 朋友在船上打牌,她则在一旁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两个月后,她的个人巡回演唱会正式举行。 第一站选在了山东的济南,当天到场的歌迷观众超过了五万。 可见她的事业,并没有因为此前的风波而受到影响。 一共九站地的巡回演唱结束后,田震选择了暂时的休息。 在2003年的时候,她和张卫宁走到了一起。 彼时外界都在盛传,田震已经结婚了。 不过张卫宁表示,他和田震只是在一起了,只不过没有结婚。 经过7年的治疗,田震的病还是没有好转, 张卫宁再次提出结婚,说自己想以丈夫的身份,陪她一起度过难关。 田震非常感动,接受了他的求婚,两人相伴多年,只不过至今没有自己的孩子。 一直到2005年,她在歌坛都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张卫宁说,那两三年的田震,在靠着出游放松身心。 2008年,媒体爆料田震患病,而且有退隐歌坛的打算。 这消息还是和田震他们一起组建的明星羽毛球队的成员说出来的。 田震得了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一直在吃中药调理。 田震随后通过助手向外界表示,确实生病了,不过正在恢复,而且也不会退出歌坛。 2012年,身体调养得差不多的田震,参加了综艺节目。 大病一场之后,田震坦言自己生病,应该跟不良的生活习惯有关。 在生病调养之前,她就有着长达十多年的吸烟史了, 再加上频繁的演出,也让她的作息很不规律。 从那之后,田震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虽然也不时参加一些活动和演出,但已经很久没有新歌的推出。 时隔10年后,2019年,她才再一次推出了新专辑《胜梅桥》。 彼时的田震,已经远居澳洲,偶尔会在网上分享一些生活的动态。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的她,在经历了人生的巅峰辉煌后, 或许还是喜欢那份充满绿意的自在。 文|二十二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从平平无奇的护士到音乐巨星,毛不易到底被生活打了多少耳光?

从平平无奇的护士到音乐巨星,毛不易到底被生活打了多少耳光?,毛不易,音乐,薛之谦,华晨宇,杨幂,情歌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上午12:58。
转载请注明:田震:真爱陪她共抗病,男友的爱温暖我一生,56岁没孩子也幸福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