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长沙农妇携衣寻子,与38年未见的儿子重逢后,儿子拒绝相认

54岁焦恩俊公主抱侄女,动作亲密引争议,女生裙子短到令人尴尬

54岁焦恩俊公主抱侄女,动作亲密引争议,女生裙子短到令人尴尬,焦恩俊,裙子,李寻欢

2015年,长沙某电视台节目记者接到了一起求助,来自长沙的一位老太太毛英之,想要委托记者寻找自己的儿子。 根据老太太的描述,自己已经与儿子有三十八年没有相见了,现在偶然得知了儿子的下落,想要电视台记者能够帮忙寻找,让母子相认。 面对记者的询问,毛英之声泪俱下,拿出了自己珍藏了三十八年的一个小盒子,诉说起了自己的不幸。 小盒子里面是儿子沈一宁的几件衣服,从型号上来看,当时的儿子还是十分年幼的,抚摸着这两件衣服,毛英之的眼泪掉了下来。 他告诉记者,自己在38年前与丈夫沈光焕离了婚。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八岁的儿子。 如今的他已经年龄很大了,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内,再次见到自己的儿子。 接到这份请求以后,电视台栏目立即行动,跟随老太太所提供的信息开始了对儿子沈一宁的寻找。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故事的情节将发生彻底的180度大转变,令所有工作人员都始料未及…… 多年前的往事,闹了六年的离婚 根据老太太毛英之所提供的线索,记者和老人家先是来到了38年前,老太太与丈夫生活的一个小山村里。 来到这里以后,老太太感慨万千,自己已经多年没有回到这个家了,眼前的山村已经大变了样。甚至自家的房子也遭到了拆迁。 但幸运的是,此时的村里,依然住着不少老人,甚至还包括当年他们的邻居,因此,记者决定向这些老人进行询问了解。毛英之丈夫和儿子的下落。 然而未曾想,当听到来人是毛英之时,村子里的老人们纷纷变了脸色,只是搪塞且模糊地说道,他的儿子现在进了省城,当了一名医生,至于具体地址和电话,并没有人向记者透露。 面对这一情况,记者十分纳闷,难不成毛英之老人与村里人关系不好吗? 正当记者不知所措之时,另一位老太太走了过来,根据她的自我介绍,这个人就是毛英之老人丈夫的妹妹,是毛英之的小姑子。 按理来说,找到了亲人,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可不料因为小姑子对记者吐露了一段“陈年往事”: 多年以前,正是自己的这位嫂子抛下了丈夫和儿子,执意要闹离婚的。 根据小姑子的叙述,毛英之与丈夫沈光焕是在1971年结的婚,当时的毛英之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在嫁给自己的哥哥以后,没过多久,就反了悔。 毛英之认为自己相貌出众,理应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相貌平平,这种强烈的落差使得毛英之分外不满,曾经多次要闹离婚。 沈光焕自然不舍,每次妻子闹事,总是一味的忍让,希望妻子能够冷静下来,然后回心转意。 起初沈光焕的想法的确应验了,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沈光焕就被查出患有骨髓炎,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毛英之当场不干了,要求立即离婚。 为了能够迫使丈夫沈光焕离婚,毛英之开始了长达六年的撒泼,身为家庭一员,她从不操心养家的问题,反而花钱大手大脚,每天都以旅游外出的借口,向丈夫沈光焕要钱。 原本两人的生活还算不错,在当地也算颇有加一些家产,但是在毛英之连轴转的挥霍之下,一家人很快一贫如洗。 沈光焕与毛英之共生有两个孩子,分别是长子沈一宁和妹妹毛婷婷,而毛英之对于同为一家人的沈光焕和沈一宁两个男人十分厌恶,唯独喜爱小女儿毛婷婷。 当时的毛英之几乎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闹,有一次趁着沈光焕外出,还把家里的鸡给杀了。 等到沈光焕回家,才发现自己家留着下蛋的老母鸡已经被妻子和女儿给下肚了。 对于沈光焕而言,吃一只鸡,当然没什么,但是令人不满的是,妻子和女儿居然把剩饭倒了,也不给自己和儿子沈一宁吃。 甚至就连平时吃饭,毛英之也要分灶,在自己和毛婷婷的饭里放很多油,每次都吃的满嘴油汪汪的,而儿子,沈一宁只能眼巴巴的望着。 由于毛英之的挥霍无度,整整六年的折腾下来。家里已经欠下了两千斤的粮食,折合当时人民币一千多元。 眼看着这个家已经过不下去了,最终,沈光焕才同意与毛英之离婚,从那以后,毛英之独自一人,带着女儿毛婷婷离开了山村,沈光焕和毛英之两人就再也没有联系。 说到这里,小姑子已经是怒气冲冲,指责毛英之是看在儿子沈一宁已经事业有成才过来相认,想要捞一份好处。 儿子拒绝相认 眼看着这条寻找老人丈夫、儿子的路被堵上,记者只得另寻他法来打听沈一宁和沈光焕的住处。 几经波折以后,他们终于得到了消息,原来沈一宁本人正在长沙的某一家医院内任职,因为工作单位的原因,两人现在也被安排到了城里的安置房中生活。 在打听到沈光焕和沈一宁的具体情况以后,记者和毛英之一起来到了该医院,希望能够寻找到沈一宁。 来到医院以后,毛英之一眼就从墙上的职员照片上认出了自己的儿子沈一宁,从职务上来看,沈一宁目前正担任该医院某科室主任。 确定儿子就在这里,以后毛英之立马到医院前台向工作人员询问自己的儿子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结果得出的结论却是,沈一宁已经整整一天没有来上班了。至于沈一宁没有到工作单位的原因,很可能是为了避免与毛英之相见。 但是记者还是没有放弃,她通过墙上的联系方式努力与沈一宁进行联系,经过苦苦等待以后,终于在当天下午沈一宁出现在了医院门口。 看到多年未见的沈一宁,毛英之立即扑了上去,想要与其相认,当听到这个消息以后,

2年前,四川男子对着父亲连开2枪致死,法庭上后悔:我想回家

2年前,四川男子对着父亲连开2枪致死,法庭上后悔:我想回家,罗母,钉枪,气枪,手枪,射杀

沈一宁却表示拒绝相认,并且对记者回复道:“自己已经与毛英之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而自己也不想认这个母亲。” 言语当中,沈一宁的态度十分冷漠,完全是看在记者的面子上,才勉强接受采访的。 为了留住沈一宁本人,记者指的先支开毛英之与沈一宁进行了一段单独采访。 在采访当中,沈一宁诉说起了往事: 当时母亲走的时候,自己才年仅八岁。我父亲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生活,还背着沉重的债务,可谓是尝尽了酸甜苦辣。 小时候家里很穷,自己甚至连饭都吃不饱,有这样一个母亲的存在,让他感觉到十分自卑,自己读书时,甚至连学费都凑不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学了心理学,自己很有可能会踏上一条不归路。” 说完自己的想法以后,沈一宁就转身,准备转身离去,然而就在此时,毛英之一把抓住了沈一宁的手臂,嚷嚷道:“你是我的儿子,你知不知好歹?” 毛英之对沈一宁紧追不舍,要求他今天必须得给自己一个答复,认不认自己这个母亲,眼见着儿子要走,毛英之甚至还撒起泼来,说到,“你在医院里那么神气,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都不认我?”一面还嚷嚷着,“你是我怀了10个月生下来的,你用了我的血,你不认识我你得给我个说法。” 然而此时的沈一宁心意已定,无论毛英之在说什么,毅然扭头离开。 记者调解,双方聚餐 随后,记者又对妹妹毛婷婷进行了采访,在谈及父亲和哥哥之时,毛婷婷的态度就十分冷漠,完全没有母亲那种“狂热”。 他拿出了自己记事本与父亲撇清关系,毛婷婷声称自己在上学时间曾经因为学费问题受到过父亲沈光焕的资助,一共2800元,但是后来自己都已经纷纷还清,不欠父亲一毛钱。 可以看得出来,毛婷婷与毛英之不同,她是急于撇清与父亲之间的关系的,甚至还对记者说道,幸好当时及时还钱了,要不放到今天每年还得去看他,要花不少钱呢。 与此同时,毛婷婷还大声地冲毛英之嚷嚷道:“你去之前我就给你说了,他都不认了你还找什么?”“你是活该,自己找罪受!” 看到眼前的一幕,记者最终决定把沈一宁,毛婷婷,毛英之,沈光焕四人邀请过来,到一家饭店里,和平解决问题。 在这场会面的安排时,除了毛英一人以外,其余三人都表现了极强的反对情绪,但或许是碍于记者的颜面,最终还是纷纷妥协到达了现场。 到达饭店以后,从来没有发表过意见的沈光焕拿出了两个。锈迹斑斑的破碗,向记者痛斥起了毛英之当年的举动,“当时的他把家里所有能砸的都砸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这两只破碗,这就是证据!” 而听到这话,一旁的毛英之也坐不住了,向记者哭诉道,自己娘家的条件并不好,所以她只好嫁给了家境稍好的沈光焕,但是她并不喜欢沈光焕,其实自己才是这场婚姻当中的受害者。 双方各执一词,很快便吵了起来,记者见场面控制不住了,连忙将沈光焕和沈一宁带出去希望能够通过单独谈话来调节此事,在谈话当中记者表示不管如何毛英之也是你的母亲,希望你们母子能够相认。 最终经过一番谈话以后,沈一宁表示自己是父亲养大的,自己尊重父亲的看法。 沈一宁说:“虽然经过这么多变故,但是父亲还是给我交了底的,如果有一天,她动不得了,要我还是会承担赡养老人的义务,给她做好养老送终。” 而至于其他人的认亲,沈一宁和沈光焕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最终经过记者的一番调节以后,一家人被安排坐在一起吃了顿饭,时间的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是从从始至终沈一宁还是没有叫毛英之一声“母亲”。 这期节目播出以后,收到了热烈的反响,但直到近两年,网络社区得以发展,才再次被人们回忆起来,不少人对记者和节目组的做法十分不满,指责他们不应该听从毛英之的话,强行撮合毛英之与沈一宁相认。 的确,作为记者更重要的职责是了解事实的真相,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虽然毛英之与沈一宁的确有母子关系,但是毛英之与沈光焕早在38年前就已经合法离婚,双方家庭关系就此中断,站在法律的角度上来说,两人就此并没有任何关联。 即使是从个人情感的角度上来讲,两家人之间的感情,已经到达了极其淡薄的地步,以妹妹毛婷婷为例,即使在得到沈光焕的资助以后,仍然视其为“债主”,张嘴便是自己不欠沈光焕一分钱,这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记者又何必非要强行给自己加戏呢? 沈光焕交代沈一宁在将来要赡养母亲,处理他的身后事,这是他们自己的善心,也是两家人最好的结局。 如果贸然让两家人再次相认,那么以毛英之的性格,难免会在未来,向沈一宁和沈光焕索要更多经济利益乃至职权利益。 母亲毛英之但所作所为对于儿子沈一宁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乃至心理创伤,让这样一个人无条件放下自己38年的心病,原谅自己的母亲,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或许我们可以站在另一个角度上问一问,如果沈一宁目前不是一个优秀大夫,而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毛英之会不会仍然选择与他相认?难道沈一宁就必须为母亲的行为所买单么? 没人能说得准,一段不幸的终结,是否会意味着另一段不幸的开始。 参考资料: 《离家三十八年的母亲要儿子承担赡养责任,儿子:我宁可背负不孝骂名》.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service@shxyo.com

狂砸20分钟!中国首富变韭菜

狂砸20分钟!中国首富变韭菜,李河君,股价,港股,股民,汉能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2年1月14日 上午3:59。
转载请注明:2015年长沙农妇携衣寻子,与38年未见的儿子重逢后,儿子拒绝相认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