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本禹:出狱后的晚年生活状态

落后不敢打!詹姆斯迷之操作,关键时刻甩锅倒地队友

落后不敢打!詹姆斯迷之操作,关键时刻甩锅倒地队友,勒布朗詹姆斯,布拉德利,威少,湖人

成也文章败也文章 戚本禹的仕途可以用这么一句话来概括:成也文章,败也文章。 1963年和1964年,戚本禹先后发表了两篇关于“李秀成”的文章,掀起了一阵风浪,这股风浪助他走上了人生巅峰。 1967年的3月30日,以戚本禹名义发表的文章《评影片〈清宫秘史〉》,再次掀起一股浪潮,只不过这股浪潮最终把他自己,从人生巅峰期拍了下来。 1968年1月14日,即将年满37岁的戚本禹被要求“请假写检讨”,这个曾经一度处于核心机要权力中心的人物,属于他的舞台也就此拉下了大幕。 1968年的1月26日,就在即将过春节的前夕,之前也是被要求“写检讨”的王力和关锋,被正式转进了监狱里关押。 随后不久,戚本禹也步他俩的后尘,被抓进了监狱。 或许有的读者看别的文章里面有讲述,戚本禹是在1980年被逮捕的,这是一种错误的说法。 1968年,戚本禹就已经被送进了监狱,只不过是在1980年的7月14日这一天,才补办了相关的逮捕手续。 1984年的11月2日,戚本禹被法庭正式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此时的戚本禹,在监狱里已经待了差不多十五年的光阴。 有意思的是,或者说也是一种冥冥之中命运的巧合,戚本禹从19岁进入仕途当见习秘书开始(1950年),到37岁(1968年)结束自己的仕途生涯,这一路平步青云的日子,刚好是十八年。 关于他当年的那些罪行,都被详细的记录于“京检字第42号”起诉书中。 这里我说明一下,戚本禹的刑期是从当年他被羁押的那一天开始算起的,也就是1968年1月,在判决下来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服刑了差不多十六年。 因此,戚本禹的刑期只剩下两年左右的时间,到1986年的1月份,他也就服满剩下的刑期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1986年的年初,54岁的戚本禹刑满释放,走出了监狱。 晚年的生活 为了保障戚本禹出狱后的生活,组织上给他安排了一份工作,也是命运中的巧合,戚本禹被安排做了一名图书管理员,就在上海市的图书馆。 在这里,他一直工作到九十年代初期才退休。 当年,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一名图书管理员,也是在上海市图书馆。 戚本禹和妻子邱云英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的大儿子远赴日本留学,女儿已经结婚成家,在北京东城的一个商店工作。 出狱后的戚本禹,就和妻子以及小儿子一家住,也算是老有所依,老有所养。 关锋出狱后,对于过往的事都是闭口不谈,一心过着自己读书人的清闲生活。 戚本禹正好和他相反,当年叶永烈访问他的时候,戚本禹就曾这样表态过: “我做不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蛀书虫”。 ——来源:《追寻历史真相——我的写作生涯》,叶永烈 因此,他曾撰写了不少关于六十年代的文章;不过,除了撰写纪实文章之外,戚本禹晚年的另一个创作方向是历史类文学。 他的学历虽然不高,没上过大学,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只有高中学历。不过,在中国古代历史领域,他是有着深厚的素养,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 他晚年常用的两个笔名是:戚文、司马琪,这两个笔名通常用于署名历史类文章。 当然,除了撰写文章之外,他还出版过和历史文化相关的书籍,譬如:《先秦人物论》、《秦代人物论》以及《三国人物论》等等。 除了自己撰写图书,戚本禹还曾和关锋一起,编撰了一本《孙子兵法大辞典》,这本书总计约有一百三十多万字,

这次真挡不住了,81岁前总统再度出山,一句话稳定哈萨克斯坦

这次真挡不住了,81岁前总统再度出山,一句话稳定哈萨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前总统,武装分子,纳扎尔巴耶夫,总统

其中关锋担任主编,戚本禹是副主编。 对于撰写历史,戚本禹有着属于自己比较深的认知,他不单单只是对历史的简单重复叙述,通常是把自己的观点加在自己所写的文字中。 戚本禹出狱后,也曾有不少记者想要采访他,不过都被他拒绝了。 唯独叶永烈,获得了戚本禹的同意,这也促成了戚本禹晚年当中,唯一的一次访问记录。 接受叶永烈的访问 1988年炎热的夏季时分,48岁的叶永烈见到了57岁的戚本禹。 在戚本禹最得势的1966年,彼时的叶永烈还是个26岁的小伙子,他当时或许也想不到,22年后,自己会和这个曾经的风云人物产生交集吧。 叶永烈第一次去访问戚本禹,是在对方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位于一栋年代久远的大楼里,这是一栋西式建筑的大楼,岁月的痕迹爬满了瓷砖白墙。 戚本禹的办公室,大门每天几乎都是关着的,他一个人就在办公桌前伏案写作,桌子上放满了很多已经写好,或者是只写了一半的稿子。 对于初次见到这个曾经的风云人物,叶永烈在《追寻历史真相——我的写作生涯》一书中,是这么叙述的: “他神态自若,头发乌黑,很随便地蓬松着,肥瘦适中,身体不错,只是前额有较深的抬头纹,……他正在写作,桌上放着许多手稿。稿纸是无格白纸,用蓝黑墨水写,字并不漂亮。桌上放着一个木质信筐,插着一些信和凌乱的便笺。” 在访问戚本禹之前,叶永烈就曾访问过关锋,虽然关锋和戚本禹都是山东人,但是戚本禹打小就在上海长大。 因此,关锋说话带着一股浓厚的山东口音,而戚本禹的家乡口音就显得不是很明显。 因为是在炎热的夏天,戚本禹穿着的是一件大背心,大大咧咧的模样,俨然还有着当年“戚大帅”的影子。 在访问的过程中,已经57岁的戚本禹思维依旧很清晰,而且显得很健谈,不时还会进行反问。 让叶永烈感到意外的是,对于当时社会上的各种时事消息,戚本禹几乎都知晓。 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关锋相比较,两人出狱后的晚年生活态度截然相反。 在谈到关锋出狱后的生活,戚本禹是这么表述的: 我不相信关锋“两耳不闻窗外事”,我就没法做到这一点。 ——来源:《我所知道的戚本禹》,阎长贵 话匣子一打开,本身就健谈的戚本禹,就显得越发的絮絮叨叨了;在聊到文学创作的时候,戚本禹说自己今年(1988年)的主要精力,是在研究明史方面。 两人的访问,从一开始的拘谨,到后面就像是朋友之间的闲聊了。 后记 2008年,77岁的戚本禹再次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当年他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还是36岁的时候,那一年,是1967年,也是他人生辉煌的最后一年。 从城楼之下,走到城楼之上,戚本禹花了十七年时间。 1949年开国大典的时候,18岁的戚本禹还是青年团校的一名学员; 19岁的时候,在秘书室工作的他,在城楼一侧的观礼台服务; 1966年,35岁的戚本禹,终于走上了城楼。 2016年4月20日7时58分,85岁的戚本禹在上海离世,结束了他这一生,或好,或坏的一生。

帮助俄方建造航母?中俄两国即将联手,多款秘密武器或将亮相国际

帮助俄方建造航母?中俄两国即将联手,多款秘密武器或将亮相国际,航空母舰,武器,俄罗斯,美国,苏联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2:00。
转载请注明:戚本禹:出狱后的晚年生活状态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