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抛夫弃子38年携幼儿衣服认亲,院长儿子拒相认,真相惹怒众人

专家提醒:欧盟要吸取去年的教训,避免对中欧关系造成实质性损害

专家提醒:欧盟要吸取去年的教训,避免对中欧关系造成实质性损害,欧盟,欧盟成员国,中欧,立陶宛,成员国

湖南长沙的毛英之老人携带着幼儿的衣服,找到了湖南某电视节目组,声泪俱下地哭诉她要寻找已经离散了38年的儿子沈一宁。 记者问老人到底怎么回事?毛英之老人告诉记者,在1977年9月7日她和前夫离了婚带着5岁的女儿离开了前夫家,留下8岁的儿子和前夫一起生活,而就这一别38年她再也没有踏进沈家的门与儿子再也没有见面。 毛英之从一个古老的盒子里拿出一件幼儿的衣服,双手颤抖抚摸着,她说这38年来没有哪一天不想儿子的,说着眼眶不由红了起来,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声泪俱下地诉说着这么多年的苦,她说这辈子过得很不幸。 她对记者说这些年每天都想找38年没有见过的儿子,想在有生之年认回这个亲生儿子。 记者不免心生困惑,一家人发生什么样的重大变故能让自己和亲生儿子38年没有往来呢?毛英之老人欲言又止,像有难言之忍,她只要求电视台能不能帮她完成这个心愿? 为了解开谜团并协助毛英之完成心愿,节目组安排车辆陪同她一同回到她生活过的那个地方寻找她38年没有见过面的儿子,当回到生活过的村庄时,老人加快了步伐,想着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了,心情激动不已。 记者也希望此行能顺利帮助毛英之完成这个心愿,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家人的真相发生多次360度的反转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一)谜团一 寻子路上遭遇亲属堵截,痛斥毛英之闹了6年的离婚,抛夫弃子 一行人陪着毛英之老人来到了当年她生活过的地方,这里原本就是一个村子,现在已经征收拆迁建起了铁路,原来住的房屋只剩下残垣断壁,毛英之老人坐在那残垣断壁上神色沉重,看着这片物是人非的地方她想起了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记者心里清楚,在这片地方一定发生过老人挥之不去的悲凉故事。 村子里还居住着一些不愿意离开的人家,记者陪同毛英之打听得知儿子现在在长沙某个医院做医生,一个老人家说:“她儿子呀,现在吃国家粮咯,在医院做医生,具体在河西哪家医院不是很清楚,” 打听到了儿子的下落毛英之老人心花怒放,正要离开准备去医院寻找儿子的时候不知道谁通风报信了,从旁边一下子围上来几个年纪和毛英之相仿的老人,她们一上来就没好气的对毛英之指指点点开口就骂,说毛英之没资格来和自己的儿子相认,不应该再来找他们。 她们把记者拉到一边说了些当年发生的事情,带头的正是毛英之的小姑子,前夫沈光焕的妹妹。原来这都是毛英之的亲戚,几十年没见,一见面就差点打了起来,这之间得有多大的积怨呢? 小姑子说:“她嫌弃我哥沈光焕长得丑,不顾家里人的死活,闹了6年要离婚,把家都闹穷闹散了,现在还有脸回来找儿子。” 原来在1971年的时候,19岁的毛英之老人通过包办婚姻嫁到了沈家,那时年轻的毛英之在当时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只是在当时她一直没有物色到适合自己的人,后来父母找人作了媒嫁给了沈光焕,对这门亲事毛英之万分的不满意,她一开始就直接跟家里人说沈光焕长得太丑了,实在不想嫁过去,但也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在沈家生活了下来,随后生了一儿一女。 沈光焕老实内向,毛英之性急外向,并且沈光焕确实长得丑,两个人站一起外人都会觉得没有什么夫妻相,而沈光焕也意识到了这点并加上生性老实不善言词,所以夫妻生活中一向让着毛英之,他担心毛英之这性格,要是自己对着干保不准这个家就得散了。 婚后两年毛英之越想越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坚持自己的立场拒绝这门亲事,按自己的条件完全可以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越想越生气,就开始把气撒到了沈光焕身上。 两个人的矛盾越来越严重,她除了公开嫌弃沈光焕相貌丑陋外,在家里还经常找茬制造矛盾,一直本分老实的沈光焕面对毛英之的无理取闹总是逆来顺受,尽量避免正面冲突。 直到后来沈光焕腿上关节得了骨髓炎症,这时毛英之变得更为暴躁,直接闹着要离婚,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把家里闹得不安宁,毛英之甚至整天不干活,那家庭要开支要生存,沈光焕只能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工作,但这个家还是经不住毛英之这样阂腾,家里本来还过得好好的,最后被闹得一贫如洗。 并且毛英之独爱女儿,对儿子非常不待见。 家里有好吃的好用的,全部都给了女儿,把儿子晾在一边,比如家里平时有肉吃,肉全给了女儿,儿子在一旁看着直流口水,但看着一脸黑的母亲他也不敢动,直到妹妹把肉吃光了,趁母亲没注意,赶紧偷偷把碗底的油往自己的碗上倒,再把饭往上一盖,就大口大口地咽了起来,但总会被发现,免不了狠狠的骂一顿,儿子沈一宁大气都不敢出。 甚至发展到平时做饭都不做沈光焕和儿子的,要是看到儿子偷偷盛了米饭到碗了,她就暴怒地一把夺过儿子的碗把饭给倒了,年幼的沈一宁只有含着泪眼巴巴地看着妹妹吃。 眼看再这样闹下去,这个家都过不下去了,全家都得饿死了,实在没有了办法,所以沈光焕同意了离婚,按照协议,毛英之带着5岁的女儿离开了沈家,8岁的儿子沈一宁留下来和父亲一起生活,这个家最终以支离破碎结束了,离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沈光焕父子两都过得很艰难,欠了很多债。 小姑子愤愤不平,她认为现在毛英之回来认儿子,不就是看儿子现在有出息了,想来搞钱的吧! 对于小姑子的一面说词虽然没办法判断事情的真伪,但毛英之的反应表明里面必有隐情。 面对这些亲戚的发难,在一旁的毛英之没有作任何的回应,随后记者陪同她赶往河西寻找儿子的单位。 (二)谜团二 当了医院院长的儿子早早得知了风声,躲了起来拒绝相认 根据邻居提供的线索,毛英之一行人一家一家去医院打听,终于找到了儿子沈一宁所在的医院,走进去按公告栏查找,毛英之很快就看到了儿子沈一宁的照片,上面显示儿子是某科室的科室主任,并且是这家医院的负责人。 原来儿子已经事业有成,出人头地了。毛英高兴之余也忧心忡忡,儿子现在有出息了,还会不会认自己这个妈呢? 当向医院工作人员询问时,却得知儿子今天刚特意请了一天假,记者心里不由暗想,没有这么巧的,应该是沈家的人互通了信息,沈一宁避而不见吧,那么沈一宁为何要避而不见呢,这其中也许另有隐情吧? 毛英之老人这时开始有了情绪,记者在一旁安抚着,并找到了医院调解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拔通了沈一宁的电话。 沈一宁最终和父亲沈光焕一同出现了,看到母亲时脸上表情很淡然,这让毛英之心里开始有了不满。 沈一宁把记者拉一旁说,这个事情他只能尊重父亲的意见,因为父亲那些年一个人带大自己非常不容易,那段哭日子他都不愿意去提起,那段日子就是这辈子都不愿去碰的伤疤,太苦了,饭都吃不上,在饿肚子。他不想再多说什么,带着父亲转身离开,父亲沈光焕也一声不吭随着离开。 面对父子俩冷漠的态度,毛英之顿时火冒三丈,38年来的念想,竟然换出的是一脸的忽视,她声如洪钟撒泼似的开口就骂,质问前夫为什么自己不能跟自己的儿子说话?并紧跟着沈一宁身后,要沈一宁一个说法,为什么不认识自己? 记者在劝沈一宁:“不可能连话都不说了吧?既然已经来了都走到这一步了。” 沈一宁说:“我是没有办法才走到这一步的。” 他告诉记者,他并不想认回这个母亲,是母亲自己放弃了这份亲情的,他现在和父亲本来过得好好的。 听他的口气他并不愿意出来的,这完全就是为了别让毛英之在医院里闹,搞得人尽人皆知,也是出于对记者的礼貌才多说了几句。 但是这时的毛英之情绪非常激动,她那年轻时的火爆性情几十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改变,见儿子看到自己后正眼都不看一下,火气就上来了,不管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的,堵住父子俩非要个说法。 她当着众人的面怒斥:“看你在医院当官了吧,这么神气,居然不认我。” “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给我一个理由,认我那就皆大欢喜,不认我那就给一个不认我的理由。” “你一个大学生,都40多岁了,得讲道理。” “你今天得给我一个不认我的说法,我知道那8年以来没有养过你,我有愧疚,但我怀了你十个月,你用了我的血。” 沈一宁面对咄咄逼人的母亲一脸的尴尬,父亲一直陪在他身边没有离开,面对毛英之的质问也一言不发,最后不管毛英之如何纠缠,记者如何劝说,沈家父子俩都不再回头,

父亲是省委书记,秘书被枪毙,而他却逃往国外成地产商

父亲是省委书记,秘书被枪毙,而他却逃往国外成地产商,程慕阳,程维高,省委书记,加拿大,执行死刑

沈一宁加快步伐离开,把记者和毛英之远远的甩在后面,毛英之追不上,只能看着他消失的背影骂他没有良心。 (三)谜团三 随后记者采访了毛英之女儿毛婷婷,毛婷婷说:“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是陌生人。” 看着母亲回来向自己诉苦,见儿子碰了一鼻子的灰,老脸都丢尽了,女儿毛婷婷却对她没好气,一边扶她坐在沙发上,一边训:“一直不是叫你别去找的吗?别人都不认你还找什么?不是自己找难堪吗?”看母亲还在那口口声声说那是自己儿子,怎么会不认。毛婷婷没好气说:“认了你身上会多块肉吗?” 现在已经37岁的女儿毛婷婷告诉记者,她是反对母亲去认回这个哥哥的,她说自己都没有再把他们当自己的家人了,都是陌生人,是母亲自己偷偷去认的。 这本应是母亲和父亲之间的事情,为什么她会和父亲沈光焕又有如此大的隔阂,甚至断了父女之情呢,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这么反对母亲认你哥呢?” 毛婷婷不屑:“是我哥啊?他是我哥吗?” 随后她不理会在一旁哭天抹泪的母亲把记者拉到一旁说起了她上学的时候和父亲的一些事情,“我跟你们说说我和他的爸爸的事情。”她一开口就直接撇清和沈光焕的父女关系,当记者问到什么时候说是他的爸爸而不是直接叫爸爸?她双手一摊笑呵呵地说:“就是他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表面上看着她大大咧咧乐呵呵地说着,但从言语之间却能感觉到她内心里有不可触及的伤痛。 原来在毛婷婷从1990年开始上大学的那四年里,父亲沈光焕负责了她的学费生活费共计 2820元,她每一笔都记在一个本子上,但是没想到在刚毕业参加工作的那一年,父亲却跑到她单位要她连本带息还自己4000元,并且态度很强硬。 要知道当时的4000元可是一笔大数目呀,刚刚参加工作的毛婷婷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但是性格和母亲一样倔的她硬是借遍了所有认识的人才凑够了这4000元还给了父亲,而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为了还债,她拼命工作省吃俭用,她曾经在半夜里饿醒。 自那以后,父女俩就断了往来,再也没有任何瓜葛,在她的心里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就是“债务关系”。 说完这些毛婷婷当场呵呵地笑。 毛婷婷:“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是陌生人。” 毛婷婷:“幸好当时把4000元给了他,否则现在要给得更多,这样算下来我还赚了。” 她所表现出来的快乐和无所谓,恰恰让人感受到一种苦涩。 但她对记者说,她是坚持反对母亲去认亲的,她不需要这样的亲人,所以后来也没陪母亲去认亲。 (四)记者极力撮合,所有的恩怨谜团终于揭晓。 看来这次毛英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模样 ,加上记者一直在在做思想工作,沈家父子也觉得这事情得有个结果,最终答应大家见上一面,没想到这三十八年没见的昔日夫妻当场就互相拍起了台,把多年的怨恨像火山般爆发出来。 沈光焕这个隐忍了多年的男人终于不再沉默,他现场就把那只患了骨髓炎的腿亮了出来,说毛英之从一开始嫁到沈家来就看不起他,哪看哪都不对劲,特别是自己得了骨髓炎后更是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怒斥毛英之不会共患难,闹离婚足足闹了6年,最终家被她闹败了,也闹散了。 他还拿出两只保存了四十多年的碗来,他指着这两个碗说:“这就是她把这个家闹败了的证据!”沈光焕说家都被砸了,就这碗还完好。 当初毛英之为了达到离婚目的,不惜砸毁家当相要挟:“不离我就把家砸了,每天都砸。” 记者:“这两个碗就是她好吃懒做的证据是吧?” 沈光焕:“这是她毁家的证据!” 记者:“这两个碗是她毁家的证据,只剩下这两个碗了是吧?” 沈光焕:“是的” 沈光焕说毛英之为了逼他离婚整天不做事,从家里拿钱去旅游去挥霍一空,如果不离婚全家都得饿死,当时还欠了别人家上千斤的米,家里已经穷得都揭不开锅了,但是毛英之绝情到什么也不在意,说起这些沈光焕火冒三丈,他恨这个女人为了一已之私能把整个家不管不顾,把家往死里逼,绝情至此,他恨意难消。 当问及儿子沈一宁也不想见母亲这又是为何呢?说到这件事情沈光焕情绪激动,手指都差点戳到了毛英之的脸上:“这是她自找的!” 原来在离婚前的前几年里,儿子对这个脾气火爆的母亲心生畏惧而更为亲近父亲,毛英之为此把气撒到了儿子身上,从来就不待见儿子,平时做饭都不做沈光焕和儿子的,毛英之还趁沈光焕外出把家里的鸡杀了母女两吃得一点不剩,儿子在旁边眼叭叭地看,毛英之狠狠的一瞪,他只好咽口水默默一边呆着去,眼里含着泪就盼着父亲能早点回来。 也就是说在离婚的前8年里,沈一宁是从来没有真正地得到过母爱的,毛英之留给儿子的只有薄情寡义,所以沈光焕不想她认回儿子,认了就多一个祸害。 看着沈光焕一件接一件地控诉自己的错误,毛英之再也坐不住了,她委屈得当场就哭了起来,她告诉了记者一直没有说出来的事情。 她说她恨自己的父母,要不是父母逼着自己嫁过来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当时她娘家很穷,为了拿多点彩礼补贴家用所以把她嫁到家庭还算富裕的沈光焕家,她是一万个不愿意,嫁到沈家第一天她就想着逃脱,那6年时间她想尽办法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不惜代价地决然地断了这份婚姻,却留下了一个破败不堪的家给沈光焕。 也因为如此沈光焕心里的恨意难消,毛英之每开始一段婚姻他都会从中搞破坏,不断骚扰毛英之,一度迫使毛英之改名换姓躲开他生活,也因为他的骚扰最终导致两段婚姻都以失败告终,从此她没再拥有婚姻。 提起这些事情,昔日夫妻互相拍起台来怒骂,互不相让,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沈一宁把记者单独拉到一边说,他不想过多地去干涉父母的事情。 虽然父亲表面非常反对他与母亲相认,但私底下却对他说:“那是你母亲,百年后你是得给她养老送终的,这是作为儿子的责任。” 当记者问到:“你父亲说你母亲杀只鸡,给你妹妹吃,却不给你爸和你吃,是真的吗?” 沈一宁:“是真的,那会是惨不忍睹啊,我有好多事情都不想说。” 他告诉记者,从自己记事起母亲就对自己很有意见,他的童年真的惨不忍睹,一说到这里,这位已经40多岁的中年男人眼眶竟然红了起来。 在父母离婚后也就是七几年,家里就欠了1000元的债,在当时这数目是很可怕的,是怎么欠下来的都不需要明说了。 他的学费都交不起,还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裤子穿到破了一个一个的洞都不知道该拿去给谁补,经常没饭吃,中午到学校上课的时候老师会问他有没有吃饭,他强忍着饥饿说吃了,回想起那些年的日子,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他从来就没有享受过母爱,相反母亲对他来说却是噩梦般的存在。 他还说他整个童年在心理上都是有问题的,甚至差点走了极端,他花了好长的时间才从那段阴影中走了出来,他说:“她对我一生的影响太大了,我是自己的年龄来了,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才能够走到这一步,还有那是因为我自己学了心理学,如果不是学了心理学,我会误入歧途,我会报复社会的,做出可怕的事情。” 后话: 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强扭的瓜不甜。 但是节目组还是不想放弃,努力安排了他们一起吃了个团圆饭,希望通过进一步的接触能让这家人的关系得到缓和。 但最终沈一宁及沈光焕以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几十年的恩怨隔阂也不是一顿饭的功夫就能冰释如初的,直到最后毛英之最想听到沈一宁叫一声“母亲”的愿望也没有达成,最后大家都散去挥手道别,最终他们的关系将走向何处,也只能看他们能不能看透这几十年所带来的阴霾了。 这是湖南某情感调解节目组播出的一档寻情节目,播出后引来了网友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更多的却是认为节目组在和稀泥,从这家人的关系来看,强行撮合并不是什么好事。 网友说小姑子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母亲为何能从小孩子懂事起就能绝情对待,怎么又会相隔38年后会有如此强烈的情感促使自己要去认亲呢?这目的所指是否是因为儿子当了医院的院长?如果现在还是一介农夫,她还会如此热情吗? 再从女儿毛婷婷的态度来看,这已经是一家人变成两家人的常态,亲情淡薄如纸和陌生人无异,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再从沈一宁的角度看,毛英之曾经给他带来的苦难影响了自己的人生几十年,要他彻底放下那是谈何容易? 一对本来就矛盾重重不可能再有交集的夫妻通过法律程序结束了一段婚姻,生活再无往来不会再生纠葛,或许会是更好的结局,旁人如要相助需了解真相再提供相应的帮助,否则有为了收视率来和稀泥之嫌,盲目的撮合要是造成他们的关系再一次恶化,那后果谁来买单呢? 最后沈一宁也向记者表示,父亲和自己的想法达成了共识,他会尽一个儿子的义务给毛英之养老送终。 于情于理只能说沈一宁经过这些年的变故让他更懂得亲情的可贵,多年的心理创伤让他清楚能放下执念是对自己最好的救赎,但不代表一个人的善可以随意挥霍。 上一辈的恩怨不应该延续给子女,不应该成为亲情淡漠的理由,处理好婚姻关系,避免祸害子女是作为父母应该有的担当和责任,不应该为了达到私人目的而不顾后果给家庭带来灭顶之灾。 也想对那两位老人说,几十年都过去了,那些爱与恨真的这么重要吗?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继续让它困扰一辈子值得吗?不如释然,放自己一条生路,不是很好吗?大家认为呢?

美国媒体想不明白:中国地铁正在“去英”,外国人看不懂怎么办?

美国媒体想不明白:中国地铁正在“去英”,外国人看不懂怎么办?,地铁,英语,北京地铁,夏奥会,冬奥会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2年1月15日 下午10:58。
转载请注明:农妇抛夫弃子38年携幼儿衣服认亲,院长儿子拒相认,真相惹怒众人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