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改嫁10年日子红火还修了楼房,前夫不干了:房子老婆都是我的

资讯 4个月前 王牌蛋蛋
774 0 0

悲剧!海宁某地发现一具浮尸!据说是个才25岁的姑娘……

悲剧!海宁某地发现一具浮尸!据说是个才25岁的姑娘……,海宁,调查中,嘉兴

2013年10月,江西省余江县倪夏村,一位姓冯的男子遇到了一件令他委屈之极的事情。 自己和妻子倪细英辛辛苦苦修建的新房不让自己住了,进门就会被打。 而且还有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更是扬言要把他的老婆和房子全都拿走。 听到这些几乎强取豪夺般的指责和言论,老冯也是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冲着对方大声辩驳“我才是倪细英的不折不扣的丈夫,我才是这个房子的真正主人,你才应该是滚出这个家的人。” 光天化日之下,两个大男人同时争抢一个妻子,都认为自己才是女人的丈夫。 这是何等荒唐离奇的一件事,而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恐怕只有站在一边红着眼睛的倪细英才能说得清楚了。 时隔十年,亡夫回归 这个突然出现的邋遢男人倪细英不仅认识,而且还非常的熟悉。 因为他正是和倪细英入过洞房,扯过结婚证的原配丈夫“倪发胜”。 十年前他外出打工在广东人间蒸发,多年来没有给家人通过一次电话,寄过一封信件,也没有打过一笔钱。 在多方寻找无果后,所有人包括倪发胜的父母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如今倪发胜突然又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但对于倪细英来说,除了有些许的惊讶以外,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委屈与怨恨。 她看着这个10年未见的男人,带着愤怒和哭腔说“这么多年了!我一条命被你害得只剩下了半条!” 丈夫突然音信全无,“单亲”妈妈吃尽苦头 时间回到2003年春节之后,当时倪细英和丈夫倪发胜将子女托付给了公婆,相约到广州打工赚钱。 目的是为了一家人能尽早盖一栋新房,不再和父母挤在一起。 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两人刚来广州就碰上了非典疫情大爆发。 非典病毒有着高于新冠病毒的高传染率和高致死率,让全国上下都陷入了人人自危的巨大恐慌之中,所有的商铺和企业运作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 而作为外来流动人口的倪细英和倪发胜,在这种情况下非但没有找到任何工作,反而很快就花光了身上的所有积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无奈之下倪细英决定回到农村老家带孩子,等疫情的风头过了再出来打工。 而倪发胜则以老家不好赚钱为由,独自留在了广州。 倪细英当时也没想太多,只当是丈夫赚钱心切,是个为了家庭甘愿吃苦的好男人。 由于家里没有安装电话也没有手机,倪细英只能一边在家里辛勤劳作,一边日夜期盼着丈夫传来好消息。 然而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倪发胜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向家里打过一笔钱,写过一封信,甚至连一个口信都没有。 渐渐地一个可怕的猜测逐渐占据倪细英的大脑,“丈夫不幸感染了非典,已经悄无声息地死在了广东。” 这个念头如同挥之不去的梦魇一样始终折磨着倪细英。当时女儿小婷才刚上小学,儿子小国才5岁,她无法想象家里失去顶梁柱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一天得不到丈夫倪发胜的消息,她就一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甚至一度变得神经衰弱。 倪细英迫切地想要知道丈夫究竟是生是死,可是她一个妇道人家身上没有钱,只能找身边的人帮忙。 然而倪发胜的大哥和父亲对寻找倪发胜的事情并不积极,认为人海茫茫根本无从找起。 最后倪细英只能委托自己在广东卖菜的大哥,在丈夫以前给家里留信的地址四处打听。 让女儿小婷在网上添加很多广东的网友,发布寻人启事,可惜都一无所获。 村子里所有人都说倪胜发已经死了,就连他的父母也相信了这个说法。 不过倪细英心里一直还保有着一丝希望,认为春节的时候丈夫一定会回来与家人团聚。 倪胜发的“死”被村民普遍接受后,倪细英的生活越发窘迫起来。 一个没有丈夫的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总是和公婆住在一起难免会被人说闲话。 于是倪细英到处借钱,一共凑了三万多块,在自己宅基地上盖了一层平房,带着儿子女儿在新房中度过了新的一年,然而倪发胜还是没有回来。 为了还清借资,供两个孩子的学费,倪细英不得不振作起来打工赚钱。 不过因为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什么文化。 倪细英只能在附近的鹰潭市干些洗碗洗菜的杂工,没日没夜工作一个月也只有不到500元的收入。 这样艰苦的生活一过就是五年,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倪细英因为还不上修房子的钱,所以有家不敢回,每年春节只能躲在简陋的出租屋内默默流泪。 小婷和小国一直托付给公婆照顾,

黄永胜之墓

黄永胜之墓,黄永胜,排长,上将,军衔

但两个孩子与爷爷奶奶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很融洽,经常被赶出家门吃不上饭。 2007年小婷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高中,但最后为了让母亲不再那么辛苦,她选择放弃自己的学业外出打工,把读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小国。 但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他们的丈夫和父亲倪发胜还是没有半点消息。 最后连公安民警都说“非典死的人太多了,好几年都没信,你丈夫肯定已经死了。 你一个女人家什么都不懂,还白费力找什么呢”至此倪细英彻底放弃了寻找倪发胜的想法,将所有的心思和精力都花在了如何带着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上。 两个苦命人的结合 后来经人介绍,倪细英认识了同在鹰潭市打工的老冯,老冯在一家工厂里有一份固定的工作,离异后也是带着一个儿子一起生活。 因为同样都是独自抚养孩子,老冯深知这其中的困难和心酸,他十分欣赏倪细英吃苦耐劳的性格,也非常同情倪细英的遭遇。 两人一见如故,相处投缘,很快就走到了一起。由于都不打算再要孩子,所以两人都没有想过办结婚证的事情,只是按照传统习俗办了结婚酒席。 婚后老冯对倪细英关怀备至,一心想给这个苦命的女人一个更好的生活。 原本又瘦又小的倪细英在他的照料下,变得比以前有肉了很多。他将小婷和小国视如己出,平时有什么东西都想着两个孩子,教他们做人的道理,让两个孩子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 经过夫妻二人几年的打拼,老冯不仅帮倪细英还清了债务,还在原来的一层平房上又加盖了两层。 值得一提的是,眼看倪发胜的父母无人照顾,老冯和倪细英一心软就将二楼的房间空了出来,把两位老人接过来一起住。 在这期间一家人也算过得和和美美、相安无事,生活总算是回到了正轨。 亡夫归来争夺房产 然而这一切都在2013年10月的一天被打破。 那个消失了十年,被所有人认为死在了非典疫情里的倪发胜突然回来了。回来之后的倪发胜穷困潦倒、一贫如洗。 当看到自己的家已经变成了三层小楼时,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妻子也已经变成别人的。 于是倪发胜冲进房间大骂老冯是个男小三。 对于倪细英来说,时隔十年自己早就对倪发胜这个原配没有了感情,看到倪发胜回来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愤怒,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回家,也不给家里人一点消息。 对此倪发胜的解释是,自己在广州一直没赚到钱,加上身体虚弱多病,感觉面子上过不去,所以才一直不敢回来。 现在回来是因为前段时间中了风,不得已想要回家养病。 但这样的说法显然无法说服任何人,女儿小婷更是一针见血地反驳“这个男人完全是在撒谎,难道我想赚个几千万,没有赚到,我就应该把我的家人丢下不管吗?” 无论如何,倪发胜10年对家里人不闻不问,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和丈夫的义务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这其中对年幼的两个孩子带来的伤害更是难以估量。 最终倪细英母子三人都选择和老冯站在一起,与倪发胜彻底撇清关系。 倪发胜没有去试图挽回倪细英和两个孩子的感情,而是表示你们所有人都可以走,但这个房子必须是我的,因为自己和倪细英并没有离婚,倪细英和老冯的关系是不合法。 虽然倪发胜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让村里的人不齿,但他的父母却还选择站在儿子这边,跟倪细英和老冯翻了脸。 两个老人拿着扁担和扫把驱逐老冯,不让他再进入房子,于是一家人彻底变成了两家人,经常为了房子的归属权爆发冲突。 对于这样无耻的一家人,倪细英是一刻都不想与他们再有瓜葛,她主动向法院提出了离婚。 经过法院的详细调查,证实了倪细英和倪发胜依旧属于夫妻关系,房子是夫妻的共同财产,理应有倪发胜的一份。 但倪发胜10年来没有履行夫妻义务,符合《婚姻法》中夫妻感情破裂,所以倪细英和老冯的同居并不算违法。 2013年11月10日,法院正式判决,倪细英和倪发胜允许离婚,房子一人一半(两个老人建房时出资一万),但倪细英要多分到两个房间。 还未成年的小国交由倪细英抚养,倪发胜每月需要支付214元的抚养费。 大家对这个判决会使双方满意吗? 就小编来看这个结果肯定是无法解决矛盾的。这两家人因为房子反目成仇,今后还要在同一个屋檐下住低头不见抬头见,可以预见的是他们之间还有不少的架要吵和官司要打。 大家觉得要怎样判决才是符合道理的呢?

4个儿子都没活过50岁,算命先生让挖开祖坟,看到里面老母亲吓瘫

4个儿子都没活过50岁,算命先生让挖开祖坟,看到里面老母亲吓瘫,风水先生,蔡骏,棺材,阎罗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