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科技 11个月前 王牌蛋蛋
3,522 0 0

这期《向往》有多无聊?还玩起了幼儿园小朋友喜欢的藏宝游戏

前几季《向往的生活》里也有游戏,像黑魔法、成语接龙等等,虽然也不是多高级但观众参与感强,看着也是颇有乐趣。但这一季似乎砍掉了这个环节。偶尔有点游戏,但就像最近这期的寻宝游戏,印象中好像这是幼儿园小朋……

姜文与张艺谋只合作过两次,但这两次却令他受益匪浅。

《红高粱》是姜文主演的第五部电影,是他与张艺谋的第一次合作,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部电影。

现在姜文执导的所有电影都能看见《红高粱》的影子,他导演的电影风格与摄影风格,跟张艺谋特别像。

如《鬼子来了》最后一幕把镜头染红,与《红高粱》中余占鳌他们杀死鬼子后整个画面变红一样。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红高粱》最后一幕是这样的。

余占鳌和九儿成了夫妻,也有了孩子,小日子过得相当惬意。

只是随着日本铁蹄的到来,之前的一切宁静都被打破,他们将秃三炮和罗汉大叔剥皮杀害。

这等残忍的做法点燃了九儿心中复仇的火苗,饮完十八里红后,纷纷埋伏在青沙口的高粱地中。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日本卡车出现,爆炸声响起,日本兵被砸死,九儿与伙计们也接连倒下,只剩下余占鳌和他的儿子。

此时镜头转向太阳,画面由黑到血红,而后整个画面都成了红色,有怒火烧不尽,悲伤永不完的意思。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子来了》最后一幕是这样的。

一个神秘人丢下了两个俘虏,一个是日本兵花屋小三郎,一个是翻译董汉臣。

马大三和村民们试图处死他们以免麻烦,但多次未果之后,他们便留下了花屋和董汉臣的性命。

为报不杀之恩,花屋同宪兵队商量,与挂甲台一起欢庆,彰显建设共荣圈之风,然而仪式未过半,日军开始屠杀。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经此灭顶之灾,挂甲台几无幸存,只有马大三幸免于难。

不久,日本战败,马大三等到了复仇的机会;雨天,马大三乔装打扮成烟贩,手持利斧冲进日军俘虏营,见人就砍。

马大三最终被擒,公开审批后,花屋小三郎被任命为刽子手,只见他喷酒洗刀,手起刀落,马大三人头落地。

马大三按照一刀刘的说法,头滚9圈,眨眼3下,嘴角上翘,含笑九泉,待马大三彻底闭上眼睛,红色铺满屏幕。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这两部电影都通过色彩的变换传达影片隐藏的含义。

《红高粱》借助红的渐变色代表了三个不同的阶段,暗色的红是悲惨的命运,正红的红是火红的日子,深色的红是仇恨与希望。

最后的红是一种精气神,给人以热情的生命活力和蓬勃向上的情绪,并暗喻为获得自由所要进行的血与火的斗争。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子来了》中姜文深知色彩搭配的道理。

如果影片中始终使用一种色彩,不仅容易使影片的色彩结构失去平衡,也容易产生视觉审美疲劳,削弱影片视觉内涵的深度和力度。

姜文既注重使用自己偏爱的黑白胶片风,也格外注意运用不同色彩的混合、杂糅和对比搭配来营造影片氛围,获得强烈的视觉效果和艺术效果。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这一点与张艺谋的《红高粱》不谋而合。

于谦透露或永久退出德云社,到底是因为什么他想退出了呢?

说到相声,就会想到郭德纲和于谦,两人搭档,非常愉快。自从2004年于谦加入德云社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正式合作。相声合作就如同鸳鸯一样,基本上不分开,于谦和郭德纲就这样说下来了。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组合……

所以他才会在最后用红色传达直观生命本能的隐喻与对现实的不满,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人最强的视觉感染力,让红色散发着灾难的气息。

除此之外,《鬼子来了》和《红高粱》的构图和意向手法也如出一辙,对历史、对现实皆有寓意。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只不过,两者的最后的红表达的意思不同,《红高粱》是希望,《鬼子来了》是失望。

《鬼子来了》表达的是不想活在这充满操性的世界,因为打败中国人的不止有日本鬼子,还有另一种鬼子,所以姜文以红嘲笑。

《红高粱》表达的是这个世界还值得留恋,因为战争的纷乱终究会消弭,人民的安居乐业的就在不远处,所以张艺谋以红等待。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有话好好说》是姜文主演的第一部喜剧片,也是他与张艺谋的第二次合作。

片中的赵小帅结巴但贫嘴,还是那种蔫儿坏的贫,说话不说透,台词含暗喻,如评价何为女德时说:“第一是有脸蛋,二是胸,三是屁股。”

此外,张秋生劝他勿动手时,赵小帅又说:“手是一定要剁的,只是当时有几件事我没想明白,什么时候剁,什么地点剁,什么方式剁,现在这些问题都不成问题了。”

该片的剧情也是结局荒唐,过程荒谬,笑料不断,时而哭笑不得、时而强颜欢笑、时而啼笑皆非、时而拔刀相向,突出一个“贫”与“闹”。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这次的合作奠定了姜文之后的电影风格,也让他喜欢上了这种黑色幽默。

《有话好好说》一拍完,姜文便挖走了张艺谋的编剧述平,拍出了《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一步之遥》等片。

这些电影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赵小帅的不同版本,说着密集且莫名其妙的话痨台词,给人脑袋疼却特殊的幽默感。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如《让子弹飞》中,张麻子带领兄弟们与黄四郎安排的假麻匪在雨夜火并。

张麻子出场后说道:“你给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我让你翻译给我听,什么叫惊喜”、“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叫惊喜”。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如《邪不压正》中蓝青峰与朱乾隆就着醋吃着饺子,对话开始。

“一个写日记的人”、“正经人谁写日记啊,你写日记吗”、“我不写,你写日记吗”、“谁能把心里话写日记里”、“写出来的那能叫心里话吗”、“下贱!”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姜文执导的电影中,主角那种特贫的台词风格和《有话好好说》一模一样。

反而《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没有那么较劲儿,这部处女作也与姜文之后的作品风格大相径庭。

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马小军很皮、很淘,不受约束、不服管教。

但是他的台词却没有那么多,人也不贫,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待周遭的发展变化。

他是姜文把自己的经历按照记忆中的样子去临摹,用奇幻作为天马行空的想象的支撑,这才有了有趣的灵魂。

所以我总觉得姜文是张艺谋的徒弟或迷弟,只是这个徒弟没有师傅会得多,也没有师傅对自己的专业精。

扎导发布的《正义联盟》概念画中惊现绿灯侠登门拜访蝙蝠侠

扎克・施奈德发布了一幅《正义联盟》的新概念画,描绘了绿灯侠和蝙蝠侠在电影结尾的一次会面这幅画是施奈德在其 Vero 账户上发布的,画的是由韦恩・T・卡尔扮演的约翰・斯图尔特的绿灯侠在布鲁斯・韦恩湖边……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1年6月17日 下午8:33。
转载请注明:鬼才姜文到底是不是国师张艺谋的迷弟?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