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架空的社区团购团长们,如何让私域流量变现?

资讯 11个月前 王牌蛋蛋
10,751 0 0

中国空间站首批航天员揭晓,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和汤洪波将入住核心舱

【环球时报赴酒泉特派记者 樊巍】6月16日上午9时许,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举行,中国空间站时代的首批航天员正式揭晓: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和汤洪波将以“两老带一新”的模式……

私域流量正在发生变化,团长们逐渐走出社区团购。

6月17日,私域电商服务商鲸灵创始人兼CEO邬强强表示,电商未来10年的逻辑可能和过去的10年有极大不一样,私域、去中心化、独立站会是主流。

这一变化已经在社区团购领域有所体现。从模式看,社区团购消费场景中团长仍然是重要一环。一位江苏地区头部团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的平台进入一个新城市都会拜访销量比较大的团长。”

但另一方面,随着行业的发展,部分团长感觉到自己在被平台“架空”。

另一位社区团购团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兼职团长而言,能否继续是个问题。他认为,团长的危机在于“去团长化,通过自己的App省略团长这一步。”该团长表示,“好多平台更推荐用户用App,平台新任下单就有优惠,我们团长的作用会越来越小。”他认为,每一个平台都在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如果团长不在群里推荐商品,用户也会在平台下单。

(神舟十二号)神舟十二号17日9时22分发射 飞行乘组确定

新华社照片,北京,2021年6月16日 神舟十二号17日9时22分发射 飞行乘组确定 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将于6月17日9时22分发射,飞行乘组由航天员聂海胜(中)、刘伯明(右)和汤洪波……

另一方面,上述团长表示平台给到的佣金越来越低,“开始的时候佣金高,现在佣金低至1%的商品也挺多的,赚不到钱。”虽然目前只要用户在他的店内取货平台依然会给部分佣金,但是他认为团长十分被动,如果今后平台直接安排配送,可能会取代团长。

对于团长的焦虑,邬强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认为当下的社区团购分两种,一种是真社区团购,一种是伪社区团购。所谓伪社区团购是把社区团购的流量导到App,让用户在APP上下单,这属于社区团购倒流模式。在这个情况下,平台把团长当做引流节点,既不愿意向团长付更多费用,也不愿付后面的成交费用。这种模式下最后的关键问题是B2C平台获得流量还是‘蚂蚁雄兵’(代指团长)获得流量。我认为最后‘蚂蚁雄兵’会赢,因为目前中国大部分的流量在他们手中,拥有的是微信和抖音的市场,所以一定能抢得过。而且这类小型B端商家获得流量的成本接近于零,可以通过私聊、朋友圈等方式。但APP需要花钱买流量,这是差距。真社区团购如果涉及‘去团长化’,本质是想直营化,把所有的流程SOP化(标准作业程序),这一模式与发展线下直营店类似,相当于平台招募店长。“

而从社区团购发展趋势看,邬强强认为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在社区团购领域选择B2C模式还是选择获得团长的支持是一个难题。

而对于社区团购平台当前同质化严重的问题,邬强强表示,“如果只是卖鸡蛋、卖蔬菜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不需要那么多同质化的超市,因为SKU有限。在商业角度商看,社区团购低线城市更高效率超市的进阶版,而非标品空间更大。“

兼职团长该何去何从?私域电商或许是一个方向。邬强强表示,“兼职团长退出是因为他赚不了太多钱,事实上销售标品例如鸡蛋确实无法赚很多钱。我们看到有很多兼职团长正在转为私域电商并且销售非标品,例如服装、鞋包等,销售非标品收益更大。这种情况正在大量发生,在去年下半年,当时多多买菜、美团买菜进场时很多小的地方社区团购一下被击跨,我们当时观察到上百个团长到我们这来开店。”

邬强强表示,这类从社区团购团长转做私域电商的兼职团长会越来越多,随着技术的发展,选品、物流发货等环节都不需要亲力亲为,时间成本更低。

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召开

6月16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召开。(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6月16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行任务新闻发布会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召开(手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琚振华 摄……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1年6月17日 下午8:50。
转载请注明:被架空的社区团购团长们,如何让私域流量变现?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