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今年4月,《牛津英语词典》的编辑做了件不寻常的事情。在过去的20年中,他们每季度发布一次更新,以收录新的单词和其含义。这些更新通常在3月、6月、9月和12月发布。然而,在今年春末以及7月,该词典的编辑发布了特别更新,以记录新冠疫情对英语的影响。

尽管编辑们已经记录了许多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语言变化,但他们的一些发现仍令人惊讶。例如,他们称,疫情只产生了一个真正的新词:首字母缩写词COVID-19。

编辑注意到的大多数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变化,其实都是较陈旧、晦涩的单词和短语被提升了使用频率,例如传染数(reproduction number)和保持社交距离。此外,他们还记录了已有词汇融合而成的新单词。

一部记录变化的字典

《牛津英语词典》致力于成为英语语言及其历史的最广泛、最完整的记录。1884年,《牛津英语词典》初版的非完整版面世,全书直到1928年才宣告完成。在随后的数年中,包含新词的额外卷册面世,以补充第一版《牛津英语词典》,这些新词后来被集成到了1989年出版的第二版《牛津英语词典》中。大多数图书馆中都可以找到该版本的《牛津英语词典》 。在随后的1992年,《牛津英语词典》发行了只读光盘上的数字版本。

2000年3月,《牛津英语词典》推出了在线版本。在这个新版本中,编辑人员修订了各个版本中的释义,很多释义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考虑到其大小,第三版将不会以印刷形式出版。这一轮修订可能要到2034年才能完成。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与此同时,随着语言不断成长、变化和发展,编辑人员将继续记录,季度更新提供了新单词和修订列表。比如,今年9月的更新加入了“手工主义者”(craftivist)和“甜饼怪”(Cookie Monster,《芝麻街》中的布偶角色)等词。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新旧交融

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特别更新让我们得以观察到,在面对前所未有的社会和经济动荡时,语言如何快速地发生变化。例如,疫情的影响之一是,它把以前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带到了日常用语的最前沿。

传统上,字典编辑仅在科学和技术术语在其学科以外达到一定的流通度时才会将其收入字典。药品的名称就适用这种情况,因为药品有成千上万种。例如,你会在字典中看到利他林(Ritalin,被广泛应用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和嗜睡症的治疗)和羟考酮(Oxycontin,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疼痛),但看不到阿立哌唑(Aripiprazole,一种非典型的抗精神病药)。

不过,这次疫情已经导致至少两种药物的名称进入了公众领域。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被部分人认为是治疗新冠肺炎的灵丹妙药,该词于7月被收入《牛津英语词典》。不过,这种药物的名字早在1951年就已经出现在印刷品中。

另一种新近出名的药物是地塞米松,一种能降低新冠病毒死亡率的皮质类固醇。该词最早于1958年出现在印刷品中,并已被第二版《牛津英语词典》收录。在7月的更新中,编辑提供了引文以说明该药物当前用途——抗击新冠病毒。

更新的内容还包括为一些术语加上新引文,例如社区传播(community transmission,可追溯至1959年)和社区扩散(community spread,最早于1903年出现在印刷品中)。

关于隔离的语言

与隔离相关的术语早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已存在,但在2020年变得更加流行。

自我隔离(self-isolate)、自我隔离的(self-isolated)和就地避难(shelter in place,此处应理解为居家隔离)都获得了新的引文来说明其当前用法。

一些术语的含义发生了变化。最初,就地避难指的是在使人身受限的事件(例如龙卷风或枪击袭击)中寻求安全。现在,它被用来指代长时间的隔离。类似地,碰肘(elbow bump)已从一种类似击掌的打招呼方式(正如其于1981年所被记录的那样)演变为一种向他人打招呼的安全方式。

关于新冠病毒的语言也出现了一些地区差异。Self-isolate(自我隔离)是英式英语中的首选,而self-quarantine(亦为自我隔离)在美国更常用。作为俚语,人们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用“Rona”或“the rona”代称新冠病毒,但词典编辑没有观测到足以让它们被收录的广泛使用。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牛津英语词典》

观察列表

对于词典编纂人员来说,一个永远的问题是,一个词是否具有足够的持久力,以至于它应当被收录在词典中。新冠疫情产生了很多新术语,这些新术语是由其他词混合而成的,这其中的许多词在编辑的观察列表中。比如,“maskne”(口罩mask+痤疮acen)指由于面部被覆盖物引起的痤疮爆发;“zoombombing”(zoom+轰炸bombing),即陌生人闯入视频会议;“quarantini”(隔离quarantine+马天尼Martini)指的是人们在隔离期间饮用的鸡尾酒。

其他新混合词包括“covidiot”(新冠病毒Covid-19+傻瓜idiot),指忽略公共安全建议的人。在智能手机上浏览导致焦虑的、有关疫情的报道的行为,称为“doomscrolling”(末日doom+滚动屏幕scrolling);以及德语术语“hamsterkauf”,即恐慌性购买。至于疫情之后是否人们还会普遍使用这些术语,这留待大家猜测。

“ COVID”还是“ Covid”?

那么“COVID-19”这个词本身呢?

《牛津英语词典》的编辑称,作为“2019年冠状病毒”的简写,它首次出现在2月11日的世界卫生组织形势报告中。但我们应将其写为COVID-19还是Covid-19?字典的编辑人员报告了该词的地区差异。“COVID”在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占主导地位,而“Covid”在英国、爱尔兰、新西兰和南非更常见。

由于《牛津英语词典》是在英格兰编辑和出版的,所以以英国形式优先:在在线词典中,它被收录在词目“Covid-19”下。

之前的健康危机也曾催生新的缩写词和术语。将近40年前,“艾滋病(AIDS)”和“HIV”这两个词进入了语言。但直到1980年代末第二版《牛津英语词典》出版时,它们才出现在字典中。

通过在线发布更新,编辑人员几乎可以实时跟踪语言变化,英语语言专家们就不用再做追踪工作了。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2年5月14日 下午3:00。
转载请注明:牛津英语词典在线翻译,新冠病毒如何改变牛津词典?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