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情感自述:我的奇葩换夫记

资讯 6个月前 王牌蛋蛋
80,823 0 0

千亿地产巨头出大事:触发交叉违约!

千亿地产巨头出大事:触发交叉违约!,融资,奥园,有息

我叫武学琴,江苏宿迁人,现年37岁,妹妹武学娟比我小2岁,我们姐妹俩从小关系就处得很好。 十几年前,我认识了一个叫邹军的男人,他是我们本地人,在一家工厂上班,我们很快结了婚。 第二年,女儿琳琳出生了,丈夫也升职了,我们一家三口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几年后,妹妹中专毕业,回到我们老家。 后来她与一个技术员高海明喜结良缘。婚后不久,他们也有了个儿子。 由于是亲姐妹,再加上我们从小关系就处得很好,所以我们两家经常来往,走得特别近。 随着刚结婚时的甜蜜被平日的柴米油盐代替,邹军的一些作为让我觉得很看不下去,于是就时常对他发些牢骚。 刚开始邹军还耐心地跟我解释,看我不高兴时还哄她,但后来他一到家就葛优躺似的窝在沙发里看视频,让我更看不顺眼,于是三天两头跟他闹别扭。 邹军想到妹妹和我关系不错,于是便请妹妹来帮忙做说客,劝劝我。 经过能说会道的妹妹这么一调解,我和丈夫很快就有说有笑了。 但好景不长,以后我看着丈夫不顺眼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上火,只要我跟邹军一吵,他就给我们妹妹发求救信息,妹妹就会来调解。 但渐渐地我发觉:妹妹对我们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变得开始偏袒邹军了! 她跟我说:“姐夫在单位当领导工作一定很累,回到家看一会儿视频也是想放松一下,你就不要冲他莫名地发火。” 还有,对我特别讨厌的邹军跟朋友出去喝酒,很晚才回来,她却跟我我:“男人在外面有一些应酬很正常,你不能管得太死了。”…… 有一天,又因为一件小事我和丈夫吵开了。 邹军像往常一样打电话请妹妹来救场。 不一会儿,她就风风火火赶来了,还没听我说几句,她就对我说:“姐,其实姐夫也没做错啥,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动不动乱发脾气的毛病也该改改了!” 这倒好,妹妹这胳膊肘越来越往外拐了,我气得眼珠都绿了:“你要是觉得他好,你就跟他过好了!” 听到这话,妹妹愣了一下,然后一摔门走了。 丈夫随后也摔门而去。 走就走呗,反正眼不见心不烦! 可几天后,妹夫打来的电话让我着急起来了,这几天妹妹也没回家,而且电话一直关机。 我们连忙向单位、亲戚、朋友、同学问了一圈,但都没消息。 接下来,我不停寻找他们,可他们的电话由之前的关机变成了停机。 后来有传言,说他们一起私奔了! 我一听头就像炸裂一般,如果因为我的一句气头上的话,而真让两个至亲的爱人——丈夫和妹妹私奔了!这将是一件多么不能让人原谅的事啊。 那些日子,我整天以泪洗面,短短几天,就瘦了十来斤,脸色也日渐憔悴。 妹夫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找到我父母家,要讨个说法,可看到的却是两位老人气得都病倒了,高海明又找到我家。 到我家,看到我已经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高海明也就恨不起来了。 也许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缘故吧,后来,高海明开始主动给我帮忙,换煤气罐、修电灯……念于丈夫有错,我也主动承担照顾两家孩子的重担。渐渐地,我们两人越走越近。 很快,这事传到高海明妈妈的耳朵里,他妈跟他说,学琴她可是你大姨子,你不怕别人的风言风语吗? 就连我妈也背着我对高海明说:“我们这个家已经够乱了,你们千万别再弄出什么新乱子了!” 高海明觉得老人们说得也在情理之中,便有意开始回避我。 然而有一天,我突然发高烧,整个人都烧迷糊了,女儿情急之下给高海明打了电话,高海明正上班,二话没说就来了,将我送往医院。 那几天,高海明每天都来照顾我,给我送饭,喂药……恍惚中,我觉得久违的温暖又回来了! 我对高海明说:“真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撑下去……” 然而,高海明却告诉我,等我病好了,他就不再跟我联系。 女儿在旁边听到后,马上流着泪哀求他:“姨夫,你不要走,我妈妈需要你!” 这时,我看见高海明眼圈红了,我分明也已经一点点走进了他的心! 10月9日,是我的生日,那天晚上,高海明带来了一只大蛋糕和他儿子来给我过生日。 在我吹灭生日蜡烛的那一刻,高海明悄悄在我的耳边对我说:“学琴,我愿意一辈子陪你。” 一刹那,

人和银行卡都在青岛却在北京被刷9000元?银行:已与客户达成协议开启调解程序

人和银行卡都在青岛却在北京被刷9000元?银行:已与客户达成协议开启调解程序,银行卡,手机支付,蒋先生,张卡,流水账

我泪流满面! 当晚,等两个孩子睡了,我扑到高海明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然后我们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放下所有的顾虑,像一堆干柴遇到烈火,跨越道德和世俗的界限,我们终于迈出了那一步! 以后的日子,我们时常在一起,但毕竟他是我妹夫,我是他大姨子,怕别人指指点点,我们一直是秘密进行。 然而,哪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久了,关于我们的流言四处疯传了起来。妹夫和大姨子搞到一起,够稀奇,所以越传越盛,高海明苦闷不已,可又无可奈何。 时间长了,我们也就不顾那些闲言碎语了,只管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经过一年多的相处,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 有一天,我猛然想起自己两个月没来例假了,很是担心。第二天急忙去医院检查,真的怀孕了! 一连几天,我都没吱声。 直到一天晚上,和高海明热情相拥时,还是告诉了他。 高海明拉开灯,盯着我的肚子。看着看着,他脸上笑开了花:“我又要当爸爸了!这样大的喜事你这才告诉我,是不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啊?……” 然而,看到高海明乐滋滋的样子,我心里却不是滋味,毕竟他是我曾经的妹夫啊! 妹夫和大姨子在一起已是奇闻了,何况这未婚先孕更为不妥,我想到流产,可当想到高海明的好和他对要做爸爸的喜悦时,我又犹豫了。 高海明看透了她的心思,他知道只有各自离婚,我们才能迎来真正属于我们的新生活。 于是,他想方设法打听我妹妹和邹军的下落,可始终没有线索。 后来高海明去到民政局求助。工作人员听了既惊讶又同情,他们告诉高海明,对方只要下落不明满两年,即使见不到他们也可以到法院起诉离婚。 高海明闻讯后欣喜不已,他让我生下我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等到满两年就去法院。 第二年的八月,我生下女儿妞妞。我妹妹和邹军他们失踪的马上就到两年了,其和高海明每天都在期待着…… 然而,在邹军和我妹妹下落不明一年零十个月后,他们居然回来了! 当我看到妹妹和丈夫时,她又恨又喜,恨的是两个人抛弃各自的家庭,让我们受尽非议。喜的是,我终于可以互相离婚,重新组织家庭了。 可令我想不到的是,邹军和妹妹是想重新回归家庭! 在妹妹向我真诚的忏悔中,我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第一次妹妹给我们的吵架调解完后,邹军就买了一些礼物送给她,以后还几次请她吃饭。 妹妹渐渐觉得比起老实巴交、从来没给自己送过一件礼物的妹夫,邹军是个又体贴又心细而且有情趣的人,并产生了对邹军的爱慕之情。 丈夫那天追上了妹妹,他们便鬼使神差地开了房。亲热之后,妹妹提出让邹军带她离开,两个人到外地生活。 趁着夜色,邹军带着我妹妹登上南下深圳的列车。 到了深圳,他们换了电话号码,租了一间民房,并各自找了一份工作。 然而在深圳生活的近两年时间里,妹妹觉得她过得并不幸福。 她是个爱浪漫讲究生活品味的人,一次,在一家珠宝店里看中一款戒指,让邹军给她买,可邹军以工资没发为由几次推脱。 这让妹妹很失望,也让她重新审视这漂泊的生活,再加上对孩子的想念与日俱增,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 不久,邹军也失业了,对这种家不像家的流浪生活他也感到了厌倦。 向妹妹透露了心声后,两人一致决定:结束这段不伦之恋。 正当妹妹和我讲述事情经过时,高海明抱着一个孩子赶来了。 他把孩子递给我的同时对孩子说:“妞妞,让妈妈抱抱你。” 一见到孩子,邹军和妹妹顿时傻了眼:因为孩子长得太像高海明了。 妹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吞吞吐吐地告诉她:“我已经跟海明一起过日子了!” “啥?”妹妹更惊讶了。 我镇定地说:“妹妹,上一段的婚姻我不想多说,你们走后,我真觉得活不下去了,直到和海明在一起,我才有了真正的幸福,这一切,海明肯定和我一样……” 妹妹一惊,调过头来问高海明,他点了点头。 毕竟他们有错在先,见事已如此,妹妹和邹军表示:以前的事就算了,现在他们都希望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 这时高海明说话了:“我们已经有了属于我们俩的孩子,绝对不会再分开。” 邹军和妹妹又找了我父母,但父母对他们说:“我们年龄大了,你们的事我们管不了!”这下,邹军和妹妹急了,他们一定要讨一个说法。 后来,经过调解,我们达成协议:各自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孩子抚养随母,但户口随父,将来孩子大了,让孩子再自己选择随父还是随母。 如今,我们这对奇葩换夫的姐妹都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我和妹妹的关系恐怕再也回不到过去! 我更担心的是:妹妹会不会和高海明(他的前老公)再有瓜葛呢? 参考文献: 《现代家庭》:奇葩姐妹换夫记

石达开受寸磔之刑为何一声不吭?不是他不想吭,是根本不能吭

石达开受寸磔之刑为何一声不吭?不是他不想吭,是根本不能吭,石亚达,酷刑,武则天,刽子手,犯人

版权声明:王牌蛋蛋 发表于 2021年12月4日 下午11:00。
转载请注明:中年女人情感自述:我的奇葩换夫记 | 导航之家

相关文章